第四届“挑战杯”合锻股份安徽省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作品之一――当代“网络红人”现象研究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1-05-20  浏览次数:148

当代“网络红人”现象研究

A Study on Contemporary "Online Celebrity"

张丽莉 桂�环 张艳亮 陈云鹏

摘要:当今世界已经进入网络时代,网络传播是人类有史以来增长最快的传播手段。网络现在正在逐渐的代替传统媒体成为社会的主流媒体,而网络带来的草根性,正在影响着我们的社会。网络的出现,使得一夜成名成为了现实。但是基于目前社会上普遍存在的文化素质不高,审美层次不高的现象,使得很多原本低俗的人和事,迅速走红。比如随着网络传播的迅速而广泛,越来越多低俗的“网络红人”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如“芙蓉姐姐”、“天仙妹妹”、“凤姐”、“后舍男生”、“犀利哥”、“小月月”等。这种低俗的网络红人的现象对当代青年人的传统价值观、责任意识、伦理道德信仰等方面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这不得不要求我们去思考如何纠正这种思想导向。一方面,我们需要通过政府给予扶持引导、加强法律保证、健全制度规范;另一方面,网络使用人群要通过教育自律,提高自身修养、加强道德约束,从而解决“网络红人”现象带来的一系列问题,打造健康文明的网络生态文化。

关键词:网络红人 网络社会 网民 信仰迷失 法律监管 

前言“网络红人”是指利用因特网的宣传、推动而走红的人,网络背景下的草根,一夜成名,破空而来,成为红人,蹿红之速度叫人惊奇,蹿红之手段叫人惊险,蹿红之效果叫人惊艳。“网络红人”的出现,不仅是技术的产物,也是人与人之间新的伦理关系的产物,是新的利益关系的产物。网络红人前赴后继,也说明了我们这个社会宽容度高了,低俗的网络红人不仅没有受到大家的谴责,反而得到了更多的关注。网络红人也引发了一些值得探讨的问题,比如马诺、雅阁女引发的贫富差距的讨论,比如犀利哥引起人们关注社会救助问题。低档次的红人泛滥,对于浮躁的社会风气,没有抑制之功只有助长之效。审视“网络红人”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在营造良好网络信仰氛围的同时,要对“网络红人”现象存在的不道德行为进行谴责,形成舆论压力。为社会舆论提供一个正确的导向,以提高人民的综合文化素质,形成良好的社会风气。

正文:

1、“网络红人”走红的奥秘

风风火火的网络红人你方唱罢我登场,“网络红人”现象扑面来袭,网络红人为什么这样红?

1.1、“网络红人”自身的特点

 

              

从上面的图示可以看出,绝大多数人认为要想成为网络红人首先要“出格、有争议、出众、雷人”(46%),其次就是要“大胆、擅长自我炒作、脸皮厚”(29%),再次就是具有特殊才能(17%)。

罗玉凤因一系列雷人言论在网络上走红,被人称为“凤姐”。 她自称“9岁起博览群书,20岁达到顶峰,往前推三百年,往后推三百年,总共六百年没有人超过我。正是因为各种雷言语层出不穷,开出令人咋舌的高标准征婚条件,罗玉凤一“炮”而红,引起各路媒体和广大网民的关注,被网友戏称为“宇宙无敌超级第一自信”。 “芙蓉姐姐”成名的原因是她坚持不懈地在水木清华BBS上张贴自己的生活照,同时以令人生畏的激情在网上发表了大量与“玉照”交相辉映的抒情文字。“后舍男生”凭借假唱作品《as long as you love me 》,恶搞的风格在网络上兴起一股不小的波澜。

在网络红人走红的过程中,我们不难发现他们存在的普遍特点:他们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 具备一项或多项出众才能,有极端特质,巨大反差。要么特别漂亮,要么非常丑陋,要么语不惊人死不休,要么离经叛道玩颠覆。

1.2、网民的大肆吹捧

图表 1(单位:万人)

依图表一所示,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第2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表》显示,截止2010年底,中国网民规模达到4.57亿人。在网络传播中,他们也足以形成一个强有力的“舆论群”,并且有能力影响到现实世界的舆论走向。网络红人的走红要归因于网民的大肆吹捧,这种包含了谩骂、赞美、批评、支持的“吹捧”最终形成的是“高点击率”,网民的支持是他们在网络世界迅速走红的必要条件。

从社会心理学来说,现代人面对多变、复杂、充满诱惑的社会,往往感到迷惑、失望、压抑。弗洛伊德认为,人的人格结构由本我、自我、超我三部分组成。其中本我是指原始的自己,包含生存所需的基本欲望、冲动和生命力。本我是一切心理能量之源,本我按快乐原则行事,它不理会社会道德、外在的行为规范,它唯一的要求是获得快乐,避免痛苦。自我,是自己可意识到的执行思考、感觉、判断或记忆的部分,自我的机能是寻求“本我”冲动得以满足,而同时保护整个机体不受伤害,它遵循的是“现实原则”,为本我服务。超我,是人格结构中代表理想的部分,超我的特点是追求完美,所以它与本我一样是非现实的,超我大部分也是无意识的,超我要求自我按社会可接受的方式去满足本我,它所遵循的是“道德原则”。其中人的这种“本我”的状态,在一些匿名的状态下比较容易表露出来,因为这时他容易逃避社会规范的监督和约束。网上论坛里人们的集群性、互动性和匿名性等特点,符合弗洛伊德的“本我、自我和超我”的条件。在网上论坛里,广大网民的审美、猎奇、恶搞、窥淫、乃至审丑等心理归结到一点,都是为了让自己的某种心理需求得到满足,只不过这种心理需求正如马斯洛所划分的五个层次那样,有高下之分。人有审美需求表明人更接近于“超我”的境界,有猎奇需求表明人处于自我的状态,而有窥淫的需求则表明人更接近于本我的状态。虽然境界有高有下,但都是人的需求。无论是正面类型的、负面类型的还是比较中性类型的一些网友的自我展示,只要能够满足上述几种心理中的任何一种,就能吸引相当数量网民的注意力。又由于网民集群的情绪化、易暗示和传染等特点,使得这些帖子能够被网友们迅速地复制粘贴到各大网上论坛之内,从而能吸引到更多人的注意力,引起很多的讨论、评论。

1.3媒体的推波助澜

麦克卢汉曾说“媒介是人的延伸”,拓宽了人的视野。网络的出现,尤其是其匿名性,为大众的诉求提供了平台。在这个平台中,人们可以抛弃生活中理性的自己,获得一种自我的释放。于是网络中的人或事,一旦引起匿名网民的共鸣,他们往往就热衷于用多样化的参与,表达自己的内在精神世界,甚至用非理性的方式,表达他们对世界的认识和看法。而传统媒体也在其中和网络媒体一唱一和。凤姐最初知名度大涨,正是源于她参加了某电视台的一档情感类节目。而传统媒体在后续报道之中,和网上言论或一致或对立,由于传统媒体的受众面广,不局限于网络,能迅速造成社会的关注热点。而在反复关注和争辩过程中,将会吸引更多的眼球,网络红人也就由此产生。

1.4幕后策划者的存在

经过近年“网络炒作”的发展,网络推手已成为一个“行业”,根据《中国公共关系业2008年度调查报告》显示,网络公关业务产值占整个公关行业市场比重高达 6.3%,营业额约8亿元左右。而网络炒作更逐步形成一个“固定的模式”――发帖、视频、论坛转帖。现今国内互联网大为普及,只要是具有话题性,就有无数的网友帮你转,帮你顶,一些网站也乐意报道这些吸引眼球的信息。许多“网络红人”背后的网络推手们设计人物造型、动作、谈吐等,让这些“网络红人”一出来就能迅速地抓住眼球,成为话题。促使他们积极投身于这一“新兴职业”的原因无疑是可观的商业利益,在市场化经济发达的现在,只要有需求,就会有市场。网站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和点击率,自然会采取各种可能的手段去实现自己的目的,而对于推出这样的“红人”就是廉价快捷的方法之一。商业化与低俗化在当今许多传媒身上简直就如一对孪生婴儿般如影随形。许多人关注这些网络红人,很大一部分是由于网络红人的草根性。网络世界的虚拟和商业社会的现实,让网民沉浸其中狂欢,却让“有心之人”利用。

1.5网络舆论缺乏正确的导向

网络由于其特殊的属性,使得其言论和价值取向处于相对自由的状态,对于网络上的舆论,目前尚缺乏相应的职能部门和相关的规范和制度在对其进行导向。人们对于物质的崇拜和由于现实生活中的压力所产生的负面情绪向网络中渗透而又缺乏管理,这也是“网络红人”现象大行其道的原因之一。

2、“网络红人”现象带来的影响

2.1、审美追求的低下,随波逐流的低俗化趋同

人的审美追求,在于提高人的精神境界、促进与实现人的发展,在于促进和谐发展、创建和谐世界,在于使这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然而随着网络红人的前赴后继,证实了只要今天能搏出位,哪管明天骂名滔天。一场雷人的全民“审丑”运动全面爆发,眼球经济让那些想以丑出名的人找到了新招数,也映照出了这个时代的荒诞不经,呈现出愈演愈烈之态势。 而审丑的泛滥,过分渲染人性的阴暗丑恶,颠覆了以往对人性充满真、善、美,以及人际关系和谐的诉求。

2.2、功利性的膨胀与人生观衰退,折射出欲望张扬下的普遍焦虑

当代中国进入到了一个焦虑普遍化的时期。传统社会结构和伦理观念的瓦解,加之激烈的生存竞争以及转型社会的诸多不确定性因素,从不同侧面强化个体的内心焦虑。排解焦虑最有效最直接的方式,那就是娱乐。于是,网上不停地推出一些“典型人物”,或称之为“网络红人”。网络红人的偶然的成名中,总蕴含着一些必然的规则,网络推手在功利性的驱使下利用网络红人成名的效应来获取利益。比如作为网站顾问的陈墨,曾捧红芙蓉姐姐、二月丫头、流氓燕等网络红人。他组织写手引导话题,删除一些攻击性的言论,同时也会找人来骂骂她们,让双方形成一种相持的局面,把时间延长,让热点持续。陈墨除了那些“如浮云一样的虚名”,他还得到了一些现实的利益。为这些网络红人拍的照片,他就卖了好几万元。同时还有很多网络公司找上来,愿意付给他一定的费用,希望陈墨去给他们做策划。

2.3、自主人格缺失下的集体性盲从,迷失的信仰如何能够重建

自己没有主见,没有思想,没有原则,没有见解,一切随大流。当对情境不了解或出现认知偏差时,此时的从众就是“盲从”。集体性盲从是有它根源的。势单力薄的个体有如信息海洋中的孤岛,唯有集聚成群,方能有所作为。盲从是一种懒惰、一种不负责任与一种放弃,让人懒于考量与思想,以致失去了判断能力,颠倒了是非,盲从很难有其真信仰的,没有了信仰,必定患有精神贫血症。从车模兽兽曝出不雅视频而大红大紫之后,网络上就随之掀起一阵阵跟风浪潮,“非常勿扰”闫凤娇,“拜金女”马诺,“人大裸模”苏紫紫,“浴室征婚女”甘露露等等就先后曝出各种艳照或视频来引起网友的广泛关注而获得更多的名气。马明・西比利亚克曾说:“每个人总不免有所迷恋,每个人总不免犯些错误,不过在进退失据,周围的一切开始动摇的时候,信仰就能拯救一个人。”东汉王充也说:“人在天地之间,犹蚤虱之在衣裳之内,缕蚁之在穴隙之中。蚤虱、蝼蚁为逆顺横从,能令衣裳穴隙之间气变动乎?”在这繁华喧嚣的红人背后,一种信仰迷失的隐忧,如影随形,且根深蒂固起来,迷失的信仰如何能够重建?

2.4、固定的舆论群体导致大众价值观的扭曲与异化

当我们回顾网络红人走红的过程时,我们可以发现:传统意义上,作为“看客”的受众,在这个“网络闹剧”中充当了不可或缺的角色。在这个过程中,传统意义上的受众主导了整个事件的发展,甚至在网络中形成了自己较为固定的“舆论群体”,影响并且主导了大众观念的方向。作为普通人的我们,平时在消费光芒四射的名人、明星的时候,常常是仰视的,甚至是自卑的,感觉他们遥不可及,高不可攀,而我们在兴高采烈地消费 “凤姐”们的时候,却可以居高临下,滋生了一种智力、道德、学识乃至价值观的优越感,甚至还获得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满足感。嘲笑比自己更弱小的人,从而弥补自己现实生活中的种种失落,这种弱者心理,正在以残酷的方式表现出来!

3、建议和意见

我们揭示网络红人存在的种种问题,旨在从社会文化发展的角度去剖析这个现象背后的问题。使得更多人能够意识到这个表面现象的本质问题在于网络使用人群普遍文化素养的低下,如何更好的去推动社会文化的发展,是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只有使得网络使用人群的整体文化水平提高了,才能使得网络这个媒体的正面作用得到发挥,才能更好的推动社会的发展。一方面,我们需要通过政府进行扶持引导,法律保证,制度规范;另一方面,网络受众要通过教育自律,提高自身素养加强道德约束,从而构建良好的网络文化氛围。

3.1、政府方面

(1)扶持引导

在保持和发扬中华民族文化特色的同时要注重吸收国外的各种有益文化,加网络文化的自主创造能力,政府应从两方面入手 :一方面要让主流的思想与价值观念、民族文化的精品等来主导网络文化,大力扶持博物馆等高端的公益性文化事业,让获取高端文化需求更便捷、更廉价。另一方面对群众喜闻乐见的文化形式,比如说娱乐节目要进行适当的引导,必要时应对某些网络红人直接进行封杀。

(2)法律保证

网络作为一个新兴的媒体和平台,其立法和监管目前尚未完善。网络由于其特殊性,使其立法从法律的角度和技术的角度都存在一定的困难。网络立法的问题之一是立法主体多、层次低,缺乏权威性、系统性和协调性。目前的网络立法大多是法规和规章,立法主体多、层次低是显而易见的。相比之下,美德等欧美国家不仅有全面规范网络行为的通信类立法,甚至有《反域名抢注消费者保护法》这样对具体网络行为进行规范的法律。

法律是网络社会正常运作并消除它产生的消极影响的保证。建立关于网络上的信息所有权、使用权和管理权等的相关法律法规,才能有效的对网络行为进行监管,才能给予网络舆论和现象以正确的导向,有效建立起社会所要求的秩序。

(3)制度规范

只有制度规范到位才能保证网络健康发展,对网站的一些低俗内容要加强技术防范,及时进行删除,对那些屡教不改、格调低下的网站要坚决曝光。现有的制度规范不够健全,导致执行时无所适从。为此必须有明确可操作、可执行的条文,可行者则行,不可行者禁行,互联网可以建立一套规范制度约束网民,比如认证实名制,这能够树立起网民的责任和自律意识,而自律才是网络管理的核心。“网络社会”作为一个社会,网民应意识到其他网络参与者的存在,既要意识到网络行为无论如何是要遵循一定规范和原则的。规范使网民失去一些自由,却获得更大的相对自由;丧失一定利益,却保障其根本的利益。毕竟网民“能够”做的并不意味着他“应该”采取的行为。

网络社会的实际管理部门,应设立系统的、具体的管理制度。比如设立安全管理制度,以保证信息技术系统的安全性;建立一系列对于应用者的管理制度,来规范人们在网络社会环境下工作学习和生活。网络社会具有内在性和外在性相统一的特征。正是在这两种特性相统一的基础上,网络规范才能营造更和谐的网络社会。

3.2、网络使用人群方面

(1)教育自律

教育自律,就是培养网民和潜在网民的信息素质,使他们能在网络红人问题中自律。网民既是网络信息的接受者、使用者,也是信息的发布者,因此培养网民信息素质是教育的重要任务。首先,要养成良好的信息道德素质。在目前网络红人充斥的情况下,网络伦理教育尤其重要。要引导网民树立自律意识,自觉维护网络文明,提高自己在网络上行为的道德观。其次,要正确看待网络红人现象,尤其是对于青少年而言,他们正处于脱离父母,确立自我的社会化过程中,人生观价值观尚未定型,确立积极地偶像崇拜有利于青少年在成长过程中树立奋斗目标和增强精神支柱,但网络红人中有不少都是丑角,这种丑角偶像极易使青少年迷失自我,甚至丧失独立人格。因此,学习家长和媒体应该多方联动,加强对青少年的网络素养教育,并将其视为青少年教育的新课题之一,加以高度重视。

(2)提高素养

面对网络上各种信息每个网民都应加强自身的约束,应冷静对待网络现象,不随便轻信,还应有质疑精神,在舆论热潮中保持独立理性,广大网民在面对复杂的网络现象时应有科学、全面深入的分析判断能力,负责任应该是每一个参与网络行为的人的正确选择,不仅是对网络红人,也是对我们网民自己。提高对自己的言行所造成的负面影响的认识,由于网络的虚拟性和匿名性为网民提供了身份的保护,直接导致其言论的随意性,行为的偏激性。例如在“虐猫”和“范跑跑”事件中,有些网民将当事人道德上的谴责化为谩骂的语言暴力,而另一些网民则利用“人肉搜索”在6天的时间内锁定“女子虐猫”事件中的嫌疑人,随后公布当事人的相关信息。所以网民不仅要在现实生活中,而且要在网络环境中加强道德修养,履行社会责任。加强网络媒体和其他传播者的行为,对传播虚假色情信息等不良行为进行制止。

(3)道德约束

很多网民在参与时是一种从众心理,往往不会清醒地思考应该以怎样的立场发表言论,应该对自己言论的后果负何种道义上的责任。可网络却生动地体现着混沌学强调的“蝴蝶效应”,蝴蝶扇动翅膀,导致了中国上空的风暴。一个人不负责任或者攻击性的言论,却有可能通过网络这个平台造成严重的后果。网上恣意攻击别人已成为某些人的生活乐趣,这是整个网络秩序的问题。

网络社会也有自己的伦理道德,并应担负起传递真挚情感的责任,体现人世间的真善美。在网络红人大肆盛行之际,要尽快制定系统的网络伦理规范和网络社会伦理规范。从而让网民走出泛化本能欲望、丧失自我根基、消解精神价值的人性误区。以积极的心态主动吸纳网络社会所产生的道德取向和道德规范,并根据网民的利益和需要,以及网络社会所特有的规则建构自己的网络道德体系。

网络红人”现象折射出社会快速发展,多元文化交融下人民价值取向的偏离,为更好的服务社会主流文化,必须对低俗的“网络红人”现象给予引导和规范。建立健康文明的生态网络文化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过程,需要全社会的积极参与。

参考文献

[1]裘伟廷,《虚拟学习社会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年3月,第三版

[2]韩孝成,《现代科技的人文反思――科学面临危机》,中国社会出版社,2005年1月,第一版

[3]宋元林,陈春萍《网络文化与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湖南人民出版社,2006年4月

[4]匡文波,《网民分析》,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年12月,第一版

[5]李晓红,李海晶,《“网络红人”现象的伦理思考,华东交通大学学报》2008年第25卷

 

(查看申报书请下载附件)

  附件下载:               20161558750.doc
团委首页 | 建议意见 | 书记邮箱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地址:安徽省芜湖市高教园文昌西路22号 皖南医学院团委 版权所有 邮编:241000 网站电话:0553-3932412 技术支持:办公室网络信息科